田朴珺:我不是“王的女人”,他才是“田的男人”

时间:2013-01-23 点击:24847 发布:管理员

在北京十余年,田朴珺的生活地图却只圈定在南起双井富力城,北抵三元桥的狭窄区间,而且只认三个支点:家,公司和谈事场所。日常大部分时间,她都以打鸡血般的亢奋投入她的各种角色:演员、制片人、房地产商、专栏作者,当然还包括大佬的女朋友。甚至连睡眠时间也被她发现,可以像肌肉一样被锻炼,现在,她每天只需要睡眠四小时。她是个挺“轴”的人,如果喜欢一个餐厅,就一直去那家餐厅,如果喜欢一个菜,就一直吃那个菜。而如果她认准一件事情,那也一定要办成。

当所有人以“王的女人”定义她时,她却想完成一种逆转,让“王”成为“田的男人”。“你看田字里横竖都是一个王,我应该做得比他多才对!”

社交女王

2013年9月,田朴珺受邀为某男性杂志撰写人物专栏。借助她的文字,得以窥见她的社交圈:导演陈可辛,自媒体“罗辑思维”当家人罗振宇、“收藏界相声演员”马未都、基因科技领域“叫兽”汪建、《中国好声音》的总导演金磊……

这样的社交阵容让人难以相信。田朴珺在被中戏退学之后,曾严重质疑自己的情商——她是因为出去拍广告,缺课太多被退学的。缺课的人很多,但只有她被劝退。苦闷之余,她甚至拿起《卡耐基人际关系学》自我救助,只要一出门,走进人群,哪怕是坐地铁,都会捧读。

阴暗缠绕了将近半年,她自卑自闭,不愿见人,并很多次回放自己哭着去求老师,却最终从考场被驱逐的场景,众目睽睽之下,自己落魄而出。而教室外日光惨白。

在靠文凭获得一份工作的梦破灭之后,她决定学习一门生存技能。她进入地产界,从端茶、倒水、学做合同,在工地吃盒饭,订不到酒店就住澡堂子开始。

幼时的聪慧加上自身肯吃苦努力,初见端倪的田小姐很快在地产界有了一席之地。她这样总结自己的商海经验和情商进阶训练过程:碰壁、受挫、被拒绝多了,与其拧着,不如慢慢学会同理心。而因为头脑“天然没带把事情讲复杂的设备”,所采取的直来直去、直说直给的方式使她做事效率高于常人。

当跻身到成功人士圈周边后,她也试图去总结过那些人异于常人的特质,发现这些人并非智商、情商天赋异禀,而是同理心强、乐于助人。

田朴珺这样定义成长:在解决接踵而来的问题过程中不断克服自己的“小我”。她甚至去使用一个非常大的词来表达自己的愿望:希望有一天能为人类服务。

打脸界劳模

2012年10月,因为她与王石的恋情被曝光,舆论陷入汪洋大海之中。她的履历被悉数扒出,“三流女演员”,“小三上位”,善于“借势”、“攀附”的心机女的评议甚嚣尘上。甚至她曾就读的长江商学院也被推认为她成功钓到金龟婿的场所。她陷入看客盛大的想象与投射中。

3天内,她接了上百个朋友的电话。一位还发来短信:“挺住!”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复:又没趴下,干吗要挺住?

王石打来电话:“你没事吧?”“我没事,我能有什么事?”

当时他在波士顿,而她在北京。自始至终他们只交流了这两句。

2013年6月,因为电影《中国合伙人》首映,作为制片人,她重回公众视线。9月份,她受邀为某男性杂志撰写人物专栏,开篇文《我的男闺密——你不知道的陈可辛》中称,她可以24小时随时致电他,俩人“真正无话不谈”,而且近两年内绝交3次,每次都是陈可辛主动求和解。

文章发表后引发外界对于两人关系的种种揣测。陈可辛此后做出回应:如果一定要说闺密,只有一个,就是(吴)君如。而他的妻子吴君如更是高调表示“不用理会什么闺密,反正他的心归我”。

田朴珺又一次保持了沉默。

“事故”接踵而至:六月,她访问烟草大王褚时健的文章,因为搭配一张俩人合影,而被当事人郑重声明:拍照是照顾王石的面子,对于她文中的一些叙述则表示“她把事情想简单了”。7月,她在文中回忆学生时代男闺密,年初参加《中国好歌曲》的音乐人杨炅翰时,为他落选打抱不平,认为他被刷下来是因为不愿讲悲情故事。但随后,《好歌曲》栏目组表示和故事没有关系,是歌曲问题。

为什么独写男闺密?她的回复是:自幼性格像男孩,而男闺密又常理解问题角度不同,可以补充她的思想。但她不能否认的是,一些男生可能和漂亮女生没有友谊。

尽管她的工作室里女生占大多数,平时,她却很少参与女闺密的八卦话题,即便她们打电话咨询情感,她也总在十分钟内说完。再提,便岔开。因为她发现,自己的意见往往并不重要,她们只是找人倾诉,而她不想装成一个好的聆听对象。